地理学与生活丨纽芬兰渔场的消亡

高中地理何从春工作室2019-05-05 22:21:54

点击上方蓝色字关注我们~

学过高中地理的同学都知道,世界上有四大著名渔场——北海渔场、北海道渔场、纽芬兰渔场、秘鲁渔场。

加拿大纽芬兰渔场曾是威名赫赫的世界四大渔场之一,它是在航道探索的过程中被意外发现的宝库。话说英国为连接富饶的东方,意图开辟出西北航道以绕开哥伦布发现的新大陆,由此意大利裔的英国航海家约翰·卡伯特在1497年带领船队出发啦,其西渡大洋,在纽芬兰发现了大自然孕育的宝藏——鳕鱼。当时鳕鱼的密集程度堪称恐怖,“我们简直就是踩在鱼群背上走上岸的”,在这里捕鱼,拿个篮子往水里捞就行,有时它们还会自己跳到甲板上。但如此丰饶之地,却在上世纪后半叶逐渐走向消亡以致难觅鱼群踪迹,原因为何呢?

下面先简要叙述纽芬兰的历史脉络,其兴盛衰落同渔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纽芬兰和拉布拉多省的相对位置

纽芬兰与拉布拉多省是在1949年3月31日正式加入加拿大联邦的,由此加拿大的版图构建完成最后一块拼图。纽芬兰曾数度拒绝加拿大抛出的橄榄枝,仰仗的就是丰富的渔业资源和对英国来说绝佳的战略位置,早在1864年,纽芬兰议会就否决了魁北克会议当时敲定的筹建联邦细则,由此加拿大联邦最早的组成部分只是安大略、魁北克和沿海的新布伦瑞克、新斯科舍四个地区。

后纽芬兰在1907年成为自治领,并随英参加一战。但残酷的战争带给纽芬兰的是人员耗损和债台高筑,但他们似乎并不在意,因为纽芬兰渔场堪称北大西洋取之不竭的“金矿”。但随着美国等渔业产业的繁盛,直接带动了全球鱼肉价格的下跌,纽芬兰财政收入顿时萎缩,债务的递增和国际借贷信用评级的下调亦接踵而至,已濒临破产的纽芬兰只得另找大树乘凉,解散议会,从自治领重新回退到英国的殖民地,以换取英国每年拨付的财政援助。但二战后,英国已自顾不暇,哪有精力照顾昔日的小伙伴,故纽芬兰另寻靠山,投入加拿大怀抱。

当时纽芬兰的支柱产业毫无疑问是鳕鱼捕捞。从北极南下的拉布拉多寒流与墨西哥湾暖流在纽芬兰附近的圣劳伦斯湾相遇,海水的搅动使底层养分上泛,同时入海的圣劳伦斯河亦带来丰厚的饵料,吸引着庞杂的海洋生物在此繁衍生息。世界其他三大渔场的环境与此类似,多是由寒暖流交汇形成(如北海渔场和北海道渔场,另秘鲁渔场是由上升补偿流形成的)。

数百年来,纽芬兰的传统捕鱼方式大多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小渔船作业,捕获量适中,且避开了鱼类产卵繁殖的季节,故纽芬兰的鳕鱼经久处于繁盛稠密的状态。但二战后的现代化工业催生出超大型机械化拖网渔轮,它们如铁扫帚般粗暴的扫荡着海洋资源,它们夜以继日,不惧恶劣天气,它们甚至有冷冻间,鳕鱼捕捞后就在船中冷藏,运到欧美市场后仍是鲜活的,它们一小时的捕获量远超昔日小渔船的数月所得。

那此时的加拿大在干什么呢?1992年加拿大渔业部门发布纽芬兰渔场禁渔令,说是禁渔,其实已经无鱼可捕啦。长期掠夺性的、无节制的滥捕对鳕鱼等海洋生物来说是毁灭性的,经过二十余年的休养生息,有规模的鱼汛仍不见踪迹。可以说,一切都太晚啦。

在鳕鱼危机趋近深化的1977年,加拿大曾设立海洋经济保护区,将外国渔轮挡在门外,而扶植本国的现代化拖网渔轮,如此只不过是转换了掠夺者而已,鳕鱼仍然得不到休养生息。后纽芬兰渔场的衰退已无法掩盖,但加国渔业部门仍心存侥幸,只是采取了逐渐削减捕捞量的办法,这种如挠痒痒般的救治措施对已重病缠身的纽芬兰渔场来说是杯水车薪的,由此白白错过了五年的亡羊补牢的黄金时期。

现在纽芬兰渔场已成历史,它的悲剧如同沉重的教科书,教育警醒着发掘大自然资源的我们。

图文整理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