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牧场建设热潮的冷思考

中国海洋学会2019-06-26 07:21:00

■包特力根白乙

随着海水养殖产业的发展和渔业科学技术的进步,作为养殖经营形态的“升级版”,海洋牧场概念于20世纪70年代初应时而生。何谓海洋牧场?笔者认为,海洋牧场是指采用渔场环境工程手段、资源生物控制手段以及生产支持保障技术,选定广阔的海洋区域而放养育肥经济海洋生物并按需采捕,在人为管护之下以实现水产品可持续生产的系统化场所。这里,海洋区域涵盖海洋水域、海岛以及大陆海岸带。

将海洋牧场理论付诸于实践的先行国家主要有日本和韩国。20世纪80年代末日本在其多个县建设海洋牧场,90年代末韩国始建海洋牧场示范区。迄今为止,参与海洋牧场研究与实践的国家和地区约有30多个,然而海洋牧场依然缺乏坚实的技术保障,并且如何有效地发展海洋牧场认识还不清楚。

随着海洋生态环境的恶化、海洋渔业资源的衰退以及海洋开发利用的拓展,海洋牧场作为新的海洋产业备受国内业界推崇。海洋牧场是一种很好的养殖理念,对于增强水产养殖业竞争力、推进养殖水产品可持续生产、发展渔业经济都有巨大的推动作用。海洋牧场容易效仿,但不容易发展。海洋牧场建设初级阶段的热潮很正常,关键是如何有效控制其发展轨迹。综观我国沿海地区海洋牧场建设热,这里给出几点冷思考,希望对海洋牧场的健康发展有所裨益。

首先,要走出海洋牧场建设的认知误区。国内绝大部分海洋牧场建设完成增殖放流、人工鱼礁投放、藻场移植、底播增殖的任一项或几项工程之后,就说建成了海洋牧场。其实,这是对海洋牧场概念及其建设的认知误区。严格而言,上述渔业工程行为只不过是海洋牧场建设中的一个环节——渔场环境整备而已,不能将其等同于建成海洋牧场。有人认为,国内海洋牧场处在初级发展阶段。其实,笔者认为,准确地讲,国内海洋牧场依然处在尚未塑造完工的“半成品”阶段。有些地方提出看上去非常奥妙且富有时代气息的“现代海洋牧场”“生态海洋牧场”“信息化海洋牧场”之类的新术语。其实,海洋牧场虽然其技术装备极具动态演进性,但是其构造的基本原理是不变的。海洋牧场是一个多层次、多结构和多功能的系统工程。

其次,不是任何海域的任何水产养殖都适合建设海洋牧场。海洋牧场不是鱼、虾、蟹、贝、藻可持续养殖的“万能良药”,海洋牧场是一种有效的养殖方式。综观国内沿海海洋牧场建设,大多数是粗放型、低技术的初级发展方式。海洋牧场系统的基本原理涉及渔场环境工程学之外,还涉及鱼类行为学、嗅觉诱导回归理论、鱼类环境生理学以及鱼类生态学等诸多学科。故而,建设海洋牧场之前要充分考虑技术上能否保障,同时要审视其是否体现了地方特色养殖产业优势,是否提升了资源配置效率,是否损害了海洋生态环境。

再次,建设海洋牧场应理论研究先行并有技术保障。目前,国内海洋牧场理论研究多有成就,然而技术环节相对滞后,尤其是鱼类驯化技术至今不稳定。正是这些薄弱环节的存在引发明显的“木桶效应”,使得海洋牧场建设难以达其规范状态。海洋牧场作为一个养殖生产系统,既是一个结构系统,又是一个功能系统。海洋牧场的结构由生产资源(如饵料、水槽、全自动投喂装置等)、技术手段(如鱼种、增殖技术、驯化技术等)和环境条件(如水体、人工鱼礁、藻礁等)三者所构成。海洋牧场功能的大小不仅取决于构成系统各要素的质和量,而且取决于所有要素的配置方式和总体作用效果。在海洋牧场建设技术环节中,鱼类驯化技术是一项核心技术,也是海洋牧场的重要标志之一。鱼类驯化是对鱼群行动的控制,可用光、声、电、饵料、人工鱼礁等手段。

最后,新上海洋牧场建设项目要谨慎持重。投资建设之前,要组织专家对拟建海洋牧场项目进行全面的技术经济分析与论证,进而做出可行性评价,为决策提供支撑。决策通过之后,投资建设经费的筹集是一项重要的工作。对于海洋牧场建设而言,无论是生产资源的购置,还是技术手段的研发、环境条件的创造,都离不开资金。可以说,海洋牧场建设是一项资本密集型工程,具有技术设施多、投资数量大、资金周转慢、投资见效慢等特点。所以,新上海洋牧场建设项目要谨慎认真,以免造成重大的经济损失和生态破坏。

(作者单位系大连海洋大学,文章转自《中国海洋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