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那个叫三文的鱼 危了

高度见闻2019-06-11 04:33:00


《高度》周刊 2018年6月15日 第159期

 按语: 三文鱼绝不仅仅是观赏物和盘中餐,它更是卑诗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坐标


【高度周刊(微信ID:RiseNews)萧元恺撰写位于加拿大西部的卑诗省,堪称是三文鱼家乡。虽然号称是太平洋三文鱼,却不管外行千里万里,到了孵化季节,都要成群结队汹涌而归,返回老家卑诗生儿育女,传宗接代。千百年来,这个大自然传统亘古不变。尽管与渔猎为生,然而这里的原住民部落与三文鱼形成了相依为命的默契关系。但近年以来,由于人类社会强行介入和种种人为设置,致使固有生态平衡被屡屡打破,三文鱼从数量到质量遭遇双重狙击。一方面由于大环境破坏,野生三文鱼数量不断锐减;另一方面网箱养鱼出现,圈养三文鱼与野生三文鱼混杂交处,给整个三文鱼世界带来不少疾病,使远道而归的三文鱼不免近乡情怯。虽有政府干预,但成效有限,三文鱼前景面临考验。对于卑诗省民来说,三文鱼绝不仅仅是观赏物和盘中餐,它更是卑诗可持续发展的一个坐标。本期《高度》周刊深度聚焦。


三文鱼生存发警讯

三文鱼亦称鲑鱼,每4年一次的红鳟三文鱼大洄游,经历千难万险,令人叹为观止。三文鱼是有灵性的动物,万里海疆游历后,必到出生地产卵后死亡,生命则循环不息。


红鳟三文鱼(Sockeye Salmon)洄游量是四大三文鱼迁徙之最,每年6月至8月底从太平洋洄游到加拿大各大湖泊和河流产卵。另外两个三文鱼品种──粉红三文鱼(Pink Salmon)和狗三文鱼(Chum Salmon)于8月底至10月抵达,白肉三文鱼(Chinook Salmon)又称切努克三文鱼,亦正在洄游。但近年来卑诗三文鱼洄游数量暴跌,神秘消失是个危险信号。对于锐减原因,各方争论激烈。



2005年,近900万条红鳟三文鱼进入菲沙河繁殖,幼鱼2007年游出太平洋,基于三文鱼生长周期为4年,预测2011夏有1,060万至 1,300万条成年红鳟三文鱼洄游产卵。岂料只统计到170万条,只占估计数字7%,成为洄游数字最小年份。鱼类生物学家普罗博斯兹称,鱼群迟到的可能性极微,而在北太平洋一些水道,野生三文鱼因过度捕捞而备受威胁。


目前三文鱼大量减少,感染海虱(Sea Lice)在迁徙过程中集体死亡,河水温度升高生存条件恶化,海洋温度变化减少常规食物资源等,都成为可能关键肇因。卑诗省乔治亚海峡30多个鱼场感染海虱或其他病原体(如病毒和细菌),曾准确预测粉红三文鱼因海虱感染导致产量急跌的专家莫顿(Alexandra Morton),就警告菲沙河或遭遇同一命运。



卑诗原住民艺术家詹姆斯(Simon James)说,传统上本省原住民在鱼季也只捕鱼2——3个星期,其余时间三文鱼完全不受干扰地洄游产卵。而现在三文鱼整个生命周期,从孵化、成长、进入大海和最后洄游,每个环节自然条件都在恶化,都受到围追捕杀。


联邦新民主党国会议员朱理民(Peter Julian)忧心忡忡地说,我们正面临三文鱼亡种灾难。他曾在菲沙河畔考察两周,通过声纳监测装置,却感觉到诡异的沉寂,三文鱼似乎销声匿迹了。而太平洋三文鱼基金会(Pacific Salmon Foundation)执行长里岱尔(Brian Riddell)表示,五种太平洋三文鱼中只有红三文鱼数量锐减,其它四种洄游数量尚可,因此归咎于海洋生态变化可能过于简单。


水产养殖业看过来

上世纪70年代,卑诗三文鱼养殖只是实验性质。到80年代初具产业规模,1984年卑诗省三文鱼生产商协会成立为标志。早期卑诗省三文鱼养殖场集中于阳光海岸(Sunshine Coast)一带,80年代获得三文鱼养殖许可证的地区渐多起来。由于成鱼培育是技术难题,而卑诗养殖网箱规模不大,所以多年来进展甚微,这方面财政收入也少。



卑诗三文鱼养殖分陆上和海上两个系统,陆上养殖场运用再循环模式养育幼苗,长到足够大,再转到海上养殖场。其间需学习养鱼知识,如哪个品种最适合养殖,在两三年生命周期内确保资金运转,以及最佳投喂流程。


卑诗三文鱼养殖多是小企业,规模上限制了集约式发展。时至今日,也出现了较大规模垄断式经营,典型的是耕海公司分公司,在Duncan Bay养殖的三文鱼获得ASC认证。Cermaq Canada Ltd是位于温哥华岛的三文鱼养殖公司,拥有陆上淡水设备、孵化场、三文鱼育苗场、海上养殖场和加工厂,并在坎贝尔河(Campbell River)和托菲诺(Tofino)等地设有仓库。总部在挪威的Grieg Seafood BC Ltd其养殖场主要分布在温哥华岛东西两岸。而本土较大的同类企业,是创意三文鱼(Creative Salmon),主营太平洋帝王三文鱼(Pacific Chinook (King) salmon)有机养殖,集捕捞、养殖与加工于一体。


管理环节需要检讨

在卑诗中部水域布顿阿珀拉高(Broughton Archipelago),原住民部落酋长占据当地养鱼场已超过两百天,以此表达他们的态度。在世界权威的《科学刊物》(Journal of Science)上曾有论文指出,在布顿阿珀拉高一带,八成野生红三文鱼被海虱杀掉。但政府方面不单没正视问题,还不断否定这些三文鱼专家结论和警告。


在布顿阿珀拉高养鱼场,位于野生三文鱼幼苗迁徙之路的沿线,由此带来疾病,海虱聚集在网箱上,影响到海洋水质和野生鱼类繁殖。野生鲱鱼和其他鱼种被吸引到网箱,被圈养三文鱼吃掉,尤其在夜里,渔场员工打开水面上的灯,结果毁了三文鱼。去年30万条圈养三文鱼逃出网箱,后来在卑诗海岸发现了它们,从而暴露了海水网箱耐久与安全问题。



2001年联邦审计总长就曾表示,渔业和海洋部没有很好地履行自身法律义务,来保护野生三文鱼繁衍和栖息,以免受圈养三文鱼影响。联邦参议院渔业执行委员会表示,建议联邦渔业和海洋部就水产养殖界定预防措施,改变管理方式。卑诗著名遗传学家和环保活动家大卫铃木(David Suzuki)对此说:“然而这些并没有做成,近20年后我们还在这里,原住民水源受到那些养鱼场严重影响,他们仍在恳求2001年以来所要求做的事情,显然这成为了未竟之业。”


联邦首席科学顾问等都曾来卑诗省调查养鱼场,发现从海洋环境到三文鱼种群评估,省政府全面削减了渔业相关资金,没有任何创意。由于缺乏科学思维,导致决策失误,低劣管理水平最终会谋杀掉三文鱼产业。




大卫铃木说,对于人工养殖三文鱼,存在不少有价值的批评意见,都是基于科学阐述。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埃斯顿(Michael Easton)博士曾为大卫铃木基金会(the David Suzuki foundation)主持一项研究,比较野生和圈养三文鱼。那时养鱼场仍被当作一种实验,上述研究则显示多氯联苯(polychlorinated biphenyls,PCBs)特别高。


通过定期对养鱼场检查,每年联邦渔业和海洋部都要通过规约,审查出超过百起健康问题。该部在太平洋区域科学家参与了17个研究项目,审核诸如鱼的疾病、野生养殖品种交叉互动和与水产养殖有关栖息习性等。专家写道:“防止野生鱼进入开放式网箱,对养鱼场几乎不可能。为确保圈养三文鱼健康和养鱼场整体结构,网箱要活水流动。联邦通过发放许可证条件审核,将管理举措放在对野生三文鱼伤害减少到最低限度。”


民间呼吁严控渔场

一些有名的卑诗大厨们日前聚会,集体要求省府不要更新三文鱼养殖场许可证。NDP省府认同其观点,认为野生三文鱼确实需要更好的保护,并支持反对人工养殖的原住民。



4月5日举行公听会,大卫铃木(David Suzuki)邀请卑诗省顶尖厨师集中发声,表达对野生三文鱼关心。铃木声明:“我们不反对养鱼场,我们反对的是在布顿阿珀拉高(Broughton Archipelago)的网箱养鱼。这些厨师告诉我们,若海洋不健康了,人们就不会有健康的富有营养的食物。我们需要健康的海洋,只有如此才能继续给这个星球提供最好的食品服务。”


与会的有浩克沃斯餐厅(Hawksworth Restaurant )大厨浩克沃斯(David Hawksworth)、鱼店的克拉克(Robert Clark)、Tojo's餐厅的东条英员(Hidekazu Tojo)、三文鱼班诺克(Salmon n' Bannock)的贝尔考特(Jeremy Belcourt)和Vij's饭店的达尔瓦拉(Meeru Dhalwala)。他们公开呼吁政府停止人工圈养三文鱼,并拒绝在其餐馆烹调圈养的大西洋三文鱼。出席活动的还有原住民Namgis, Lawit’sis and Mamalilikala部落酋长阿尔弗雷德(Ernest Alfred),他一直在其部落领导反对人工养殖。


超过50名厨师在一封信上签名,要求政府采取行动保护野生三文鱼。此信写给联邦农业部部长珀哈曼(Lana Popham)和林业部部长多纳德逊(Doug Donaldson),描述卑诗野生三文鱼种群现状:“几千年来,三文鱼一直是生活在注入太平洋的无数河流沿岸的原住民神圣礼物。”“作为厨师,我们相信野生三文鱼是最富口感和营养的鱼类,它们应成为优先考虑的被保护物种。”


克拉克本人则说:“作为厨师,我欣赏我们国家的餐桌上能出现多样化的野生三文鱼。在过去20年,我们见证了这个自然的能自我更新的资源走向衰落。有文献记录的是,网箱养鱼有害于野生太平洋三文鱼。现在需要制止这种做法了,马上就该这样做。”


作为著名日裔大厨和温哥华寿司卷发明者,东条英员也主张通过政府行为,关闭开放式养鱼场。他将三文鱼健康与他所属的文化的联系起来:“这个品种对于我来说有特殊意义,就因为它是日本文化一部分。我们需要肯定我们的食品是新鲜的,健康的,可持续的和支持地方环境的,我们需要保护我们的资源与遗产。”


这次参与集会的唯一女性大牌厨师达尔瓦拉表示,时下她在自己餐馆并不消费三文鱼,但仍关注这个群体的集体呼吁:“在此问题上我们如何教育他人?我们需要弄明白,对于网箱饲养三文鱼,有其他可持续的替代品。我们需要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共同关心未来,有力出力。”


展望三文鱼未来命运

事实说明,要正视卑诗省因三文鱼所带来的危机,因为该省在世界三文鱼市场占有相当比重,从而为本省带来数十亿加元财政收入,同时为西部海岸创造至少52,000个就业机会。


三文鱼是被人类进食最多的鱼类,每100条就约有11条是三文鱼。三文鱼洄游锐减,对渔业造成沉重打击,本地渔民表示震惊。有关专家称,今年可能是业界最恶劣一年。卑诗省渔民联合工会主席费格(Irvin Figg)表示,渔场在这样状况下不得不关闭,严重影响渔民收入;更糟糕的是,海岸中部Skeena河商业渔场也被迫关闭。在家养与野生之间,有人说根据新的科研推断,卑诗野生三文渔未来数年有绝种之虞。


现在情形是河内水流不足,为三文鱼逆流而上带来极大困难。同时许多电力设施建在河床,沿岸建工厂、铁路及各种横跨河流的桥梁,三文鱼生存环境大不如前。前两年,由于三文鱼回游太少,联邦渔业部关闭了菲沙河商业捕鱼及培植基地,并规定菲沙河上所有商业、个人捕捞红三文鱼行为已被禁止。因此,省内有商场负责人表示,如果菲沙河不能捕鱼,三文鱼价格会再涨。



正是由于养鱼场问题曝光,美国华盛顿州上个月决定取消网箱养殖大西洋三文鱼。这样一来,北美西海岸现在只有卑诗省从法律上还允许网箱饲养三文鱼。浩克沃斯说:“为了我们和下一代的未来,我们需要维护一个健康的和可持续发展的环境,我们的政府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来保护野生三文鱼。”


有原住民领袖说:“作为原住民,野生三文鱼对我来说极其重要,因为它是我们文化生命线。任何能造成野生三文鱼种群威胁的危险,都将被视为一种殖民主义,就像对草原上的野牛亵渎一样。是时候开始关注野生三文鱼了,在为时太晚之前,应采取必要行动了。”


卑诗省政府刚公布一份报告,表示从联邦农业部顾问委员会接受Finfish水产养殖。该报告由顾问委员会形成于2016年,提供了战略性和长短期诸多建议。


联邦渔业和海洋部专家莱尼尔(Michelle Rainer)回应了有关努力保护太平洋野生三文鱼的一些问题,认为三文鱼养殖需要有效监督,就鱼的健康定期做出报告,这些正在成为获得营业执照的起码条件。


卑诗省议会可持续渔业特别委员会已向省政府递交报告,提出全面改革本省三文鱼养殖。这项引起国际关注的报告为卑诗省敲响警钟,政府再漠视事实就会造成大错,令野生三文鱼在卑诗海岸绝迹。据悉,政府正考虑关闭布顿阿珀拉高群岛20个开放式三文鱼网栏养殖场,因为这是野生三文鱼苗主要迁移路线。



展望未来解决措施,当下在议事日程上,三文鱼种群情况应列为优先考虑项目,可谓重中之重。如果三文鱼种群崩溃,不但威胁环境平衡,也影响到对经济刺激。所以应该提出改革卑诗三文鱼养殖的规划,重视专家和舆论,采取果断决策和行动保护野生三文鱼及相关产业。不过也有人认为,一旦事情发展到要政府介入保护和控制地步,就意味着三文鱼开始走向死亡了。也许唯一出路应该效仿原住民传统做法,尊重自然,让大自然重新来掌管这一切,在5至10年内停止所有商业捕鱼,就足以改变目前三文鱼濒临灭绝命运。


综上所述,政府若接纳建议,把人工三文鱼养殖转移到远离野生三文鱼游经水道的海洋,并以密封式养殖,此举不单可保护野生三文鱼,还可令卑诗省成为可持续人工养殖三文鱼范例。还有人认为,政府应增加对“三文鱼强化项目”(the Salmon Enhancement Program)经费倾斜,重在三文鱼孵化和习惯恢复。据了解,“三文鱼强化项目”政府资助近年连续递减。政府应对鱼场提供资助,帮助从开放式圈养转为封闭式经营。封闭式经营三文鱼,可使水进入分水区前,在封闭状态得以过滤。政府对渔业和海洋科学资源增加资金,以提高控制三文鱼海洋循环能力。



作者:萧元恺

编辑:柏中祁
出品:高度见闻
微信:RiseNews


ABOUT RISEWEEKLY

这里有温度,有态度,有高度

政经时事、精英人物、重大专题、地产安家、
财富管理、子女教育、生活方式、文化艺术,

创造移民人生与加拿大社会高效对接。

CONTACT RISEWEEKLY

商务合作
ads@riseweekly.ca

欢迎投稿
editor@riseweekly.ca

778.379.8188
...
@Copyright http://www.riseweekly.ca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