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2-126

外廷2019-05-05 12:46:42

第二卷 - 第一百二十六章【壮狒篇】爱熊的那些肮脏事

 

    “嗯?我让你吃什么你就吃什么?”我表示听到刚才那话的时候我淫荡了。

 

    “是,只要你听话出去给我装会乖宝宝,今天晚上我听你的。”估计爱熊也猜出我的想法了,但却还是在用糖衣炮弹诱惑我。

 

一想到要出去装直男,在那老两口面前对着女人照片指指点点的我就闹心,可是一想到刚才大熊的承诺我还是得勉为其难的出去给鼻子上插大葱——装象。

 

用力的晃晃脑袋,双手一捂脸,找找久违的嬉皮笑脸的感觉然后把手一放下,一个嘻嘻哈哈的黎霄鹏就又回来了。貌似爱熊早就习惯了我的变脸速度,他很平静地和嬉皮笑脸的我一块又回到客厅。

 

我爸我妈还在针对显示器上的几个女孩的照片指指点点,貌似他俩喜欢的女孩还不一样,这俩人啊,哪个好看又能怎样,现在你儿子旁边的可就是他的爱人啊!

 

    看着那三个陌生的还算美女的生活照,虽然我心里不是很情愿,但还是附和着他老两口的提问,我就纳了闷了,非得是女的不行?这俩人看着这三个女孩的照片虽然嘴上不说,可是从他们努力掩饰的表情上我还是能看出来他们很喜欢这几个……

 

    总算是耐着性子陪他们看完了也品评完了,幸亏我还是有几个女网友的,要不光这三个叫什么就够我头疼的。敷衍完他们头疼的要死,赶紧找个借口拽着熊去散步。

 

    走在九台的街上,看着儿时熟悉的场景,一一指给爱熊看,我感觉这样的日子才是我想拥有的。看着路上这些熟悉的街路,再看看身边这个自己要去爱一生的男人,心里一种踏实的幸福感油然而生,结束单身的感觉就是好,最起码不用再一个人轧马路了。

 

    “哥。”

 

    “咋了?”

 

    “看到前面的那个红楼没?”我指指右前方。

 

    “嗯,那楼有五十岁了吧?”

 

    “七十三年了,比天朝建国都久。”

 

    “那是什么地方啊?”

 

    “我的母校,我在里呆了六年呢。”

 

    “红楼噩梦啊。”

 

    “呵呵,可是上学那暂没觉得噩梦什么的,还挺开心的呢。”

 

    “你喜欢上学?”

 

    “现在想想,上学的日子还是很快乐的。”

 

    “长大上班不好么,至少上了班,某种程度上你能更大地把握自己的生活和命运,在教室里的时候就像车出来的零件一样。”

 

    “可是当初上学的时候什么都不用想不用担心,该想的都是别人在帮你操心,还有一帮子不藏私的哥们,想想就怀念那时候的日子。”

 

    “我说你长不大呢,原来你喜欢被操心的感觉。”爱熊说着叹了口气。

 

    “呵呵,什么叫被操心啊,这明明就是一种对过去的留恋而已。”

 

    “但是长大了,得慢慢学会把握自己的命运了,虽然我们都不情愿,但毕竟都在长大就像胡子一样,你无法让自己不长胡子吧。”

 

    “这就是成长的烦恼吧。”

 

    “是的,这就是父母赐予我们身体的同时,附赠的另一份礼物。”

 

    “这也叫礼物……”

 

   说着,突然看到街边有个崩爆米花的地摊,远远的看去,好像还是那个老大爷在卖。

 

    “哥,你看崩爆米花的。”

 

    “哟,这可少见了。”估计也是他小时候见惯的事物了,眼下看着也有点新奇了。

 

    “算上我在学校的六年,我去,这大爷都在这崩了最起码十年爆米花了。想不想吃点?”

 

    “呵呵行啊,让我也尝尝你的童年是什么味的。”

 

我走近那摊子打招呼,其实没指望他能认出我来:“大爷,十一都不休息啊?”

 

“嗯,在家呆着也是没事,出来崩点爆米花还能透透气。”大爷摇着爆米花炉子对我说。

 

“大爷在这崩了十年了吧?”

 

    “快十五年了小伙子,哎,你可挺长时间没买我爆米花了啊。”

 

    “呦,大爷,你还记得我呢?”

 

    “别看你大爷我这么大岁数,那记性可不比你们年轻人差,怎么的还来袋大米的啊?”

 

    服了,他竟然还记得我喜欢吃大米花呢。

 

    “呵呵,来一袋吧,哥,你要大米的还是苞米的啊?”

 

    “和你一样的吧。”

 

    “嗯,都在那呢,自己挑。”大爷收了钱就让我们自助了。

 

    离开地摊,回头看着爱熊捧着一袋米花的可爱模样,越来越像个小孩了,这样的动作表情安在这么个大身板上咋就那么搭调呢?

 

    “前面那公园,是渔场吧?”他眨巴着沾了几只米花的嘴问我。

 

    “有公园的地方,肯定啊。”我有点惊奇他竟然知道这个词。

 

    “你是不是经常去啊?”爱熊忽然警惕起来。

 

    “哪啊,自从我知道那个公园晚上是渔场以后我都绕着走!”

 

    “走,我俩进去看看去,谁要是上来勾搭我,我就和你激吻给他看!”他打笑着说。

 

    “哎?这主意不错哈。”我来劲了。

 

    于是我就前面带路走向不远的南山公园。在一个不是很隐蔽的石桌旁边我俩坐了下来,今天这公园人还真不少,不过可能看我俩脸生或者我俩一块来的,还没人过来搭讪。

 

    “环境还不错啊,看样子不像渔场嘛。”爱熊撒嘛撒嘛四周。

 

    “哼,你看那边那个,还有那个,那个……不都在那找目标呢吗?别告诉我你没来过渔场。”我轻哼一声,表示了不屑。

 

    “呵呵,我以前经常去渔场。”

 

    “那你还看不出来?”

 

    “和我去的渔场差远了,我去的跟菜市场跟火车站一样。”

 

    “我勒个去!那么挤?”

 

    “我现在就应该给你拍一张,让你看看你的脸!”他手机一闪。

 

   “我看看。”说着就抢过他的手机,只见手机里是一个鼻子到额头得特写,内个,貌似,真有那么一点……淫荡?

 

    “这是我吗?”

 

    “那你得回家问你妈。拿回家给你妈看看让她辨认一下到底是谁。”

 

    “你别打岔,说以前那么频繁的去渔场干啥去了?别跟我说看风景啊!”

 

    “渔场能干嘛,发泄呗。”

 

    “哦?你还需要发泄?”

 

    “呵呵,那是和小路分开之后,我最难过的时候,现在想起来,真不像我,能做出那些肮脏事来。”

 

    “嘿嘿,说来听听。”我看看周围那几个可疑人物,这会儿似乎发现了我的U熊,都在朝这边偷着瞅了。

 

    “很重口味的,你真想听啊,会败坏我在你心里的形象的。”

 

    “你在我这里本来形象就不咋地不存在败坏的问题。”我故意把手放在爱熊的大腿上,然后沿着往上蹭,故意馋那些游荡着的馋猴子。

 

    “不行,实在是恶心,改天再说吧。”

 

    “那你别忘了下午的承诺,我让你吃什么你就吃什么!”

 

    “我俩现在回家吧,今天晚上有昊阳的电视节目,我还真想看呢,路上我给你讲好吧?”

 

    “行。”我松口了,起身拍拍屁股朝公园大门走去,“一定要细细的讲哦,所有细节都不要落掉!”

 

    “好吧。”爱熊无奈一笑。